为什么人越长大越孤单?

科技新闻 2020-05-22137未知admin

  我妈妈只能找四岁的孙子聊聊天,孙子唱首就能高兴半天。但是孙子越来越大了,慢慢的不再缠着奶奶,总有一天,孙子会离开她而去,天高任鸟飞,儿孙自有儿孙福。她想离开这个地方,出去看看。却担心孙子生病无人照料,小辈都要上班,不要影响工作。如果让妈妈可以返老还童,回到十八岁,我相信妈妈一定会抱着外婆,放声痛哭一场。

  当我们成年,友情好像会越来越淡。有一天,你猛然意识到,那些和朋友一打电话就是几小时、有说不完的话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。通讯录翻过了好几页,全都是工作来电。好不容易从忙碌的工作中安静下来一会儿,却发现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。

  在亲密关系中,友情似乎是最脆弱的一种,它远不如父母、伴侣、孩子的关系那样紧密:不同于亲情那种别无选择的血缘关系,选择朋友是一种自愿的行为;也不同于自愿发生联结的关系(包括爱情、婚姻等),友情缺乏正式的结构、严格的承诺和约束力。我们不太可能和自己的伴侣好几个月都不联系,但却很有可能疏远自己的朋友整整一年的时间。当我们成年后,我们的责任和关注的中心都有所转换,此时,友情便最容易受到冲击。

  但友情又是一种非常特别的关系。我们一生有过罗曼蒂克关系的人数通常远小于发展过友情的人数。友情在我们生命历程中的贯穿也是最久的,因为某一个朋友可能离去,友情本身总还会发生。好的友情可以不断给我们的生命补充新的内容,增加生活的趣味,也为我们提供良好的支持。

  俄亥俄大学教授William Rawlins归纳出,从14岁到100岁,人们对于朋友的定义都是相似的:朋友是那些我们所欣赏的人、可以说话的人、可以依靠的人。区别在于,我们遇到这样的人、产生这样的感觉的情境在发生变化,我们处理关系的方式也在发生变化。

  到了青春期,我们开始需要第一次形成对自己的认识,同时学习如何与人亲密,在这一时期的友情会涉及更多的,我们寻找那些和自己价值观一致的人,一旦找到,友情可以发展地极为深刻且激烈,认为彼此是自己在这世界上的理解和支持。这个时期我们的友情中还会出现嫉妒、占有欲等表现,边界常常不清晰,这是我们学习与人亲密的过程。我们也很容易被身边的朋友所影响,往往因为朋友说一件T恤不好看,就将它扔在衣柜的最底层。

  研究表明,从11岁开始,我们就会把作为“安全感底线”的依恋对象从父母转换到朋友,当感到不安时,我们会首先寻求朋友的帮助。但朋友并不是永远的港湾,研究发现,当我们进入大学后,我们把朋友作为安全感底线的感受就开始消失,我们开始会更多把寻求帮助的对象选为家人、恋人。

  不过,虽然如此,据统计,在现代美国人中,20-24岁的人是所有年龄段中最愿意花时间与朋友交际的,他们每周会花10-25小时在社交上,因为此时,你已经有了更多的,又还不需要担负太多和婚姻、事业有关的责任,而大学给人提供了最好的交朋友的场所。

  此外,根据发展心理学家艾里克森的理论,18-25岁被称为“成年初期”,在这一阶段的中心任务是解决亲密与孤独的冲突,也就是说,这是我们最需要获得亲密感,以避免孤独感的时期。这一阶段往往也是我们人生的第一个重大改变阶段:我们可能会离开家乡,到陌生的国家或城市求学和工作,遇到爱人、结婚等等。艾里克森认为,成年早期的我们最为需要网络的支持,朋友在这个时段变得功能性需求更强,一起玩乐、分享资源等等。青春期那种互相占有类型的友情已经开始褪去。

  而进入成年中期(25-50岁),情况又发生了变化。Rawlins的后发现,25岁以后,人们交朋友的能力不可避免地退化了。她问了很多人,你上一次和人成为朋友是什么时候,你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吗?结果很多人都答不出来。

  与朋友的联系频率下降最明显的阶段是在结婚之后。这听起来挺的:在婚礼上,你邀请来所有最好的朋友为你庆祝和落泪,然后,婚礼结束,你就失去了他们。随后,你的人生中会有太多不得不做的事情,每一次做决定的时候,推掉朋友的都要比推掉下班接孩子回家、或者一次重要的商务旅行要容易的多。你会悲哀地发现,你已经没有时间去陪伴那些曾经陪你度过了所有重要时间点的人。

  一直到我们步入老年、拥有更多的空闲时间之前,交友似乎都变成了一件越来越难的事。但我们还是需要朋友,影响生活风格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看ta能否与人建立起一种持久、亲密的友情。

  成年初期的交友,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接近性(proximity)。人们经常与大学室友、住得近的同事成为朋友。人们往往因为这种接近性而从友情中彼此获益(顺手彼此帮个忙),且建立关系和维持关系的成本都较小。

  但当他们升学、毕业、就业、调职或是搬家等变故,友情的网络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。根据一份持续十九年追踪数对挚友的研究,这个时期的年轻人平均会遇到5.8次类似的变动,这也许只是如今高度流动的信息一部分缩影。流动性加强对于接近性的让我们曾经结交的挚友更容易流失。

  相似性对建立朋友关系有非常重要的影响,但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们会越来越倾向于被与自己有类似态度和价值观的人所吸引。

  赫洛克(Hurlock,1982)发现,35岁是一个关键的年龄节点,在此之后,成年男女更少愿意向朋友倾诉自己的想法。他们已经对自己的兴趣、需要、理想等有了充分认识,不必再像年轻时那样,通过与朋友的交流认识自己和未来的道。

  因此,我们不太会像年少时那样轻易交友,而是会根据文化价值、规范和界限、经济因素、对方受教育的情况来把握自己择友的标准,并且,试图寻找那些与自己在人格、兴趣和生活目标上真正相似的人。

  在Rawlin的调查中,那些进入成年中期的人们,更倾向于把友情定义为不是在一起,而是一种“知道ta在那里”的关系。可能很长时间不联系,但知道对方存在就好。

  而比起交到真正亲密的朋友,成年人会拥有更多“友好的熟人”(friendly acquaintances),比如工作伙伴、孩子同学的父母等等,你和他们交往的情境是一定的,而不是随意的,你们“有理由陪伴彼此”。

  虽然我们都觉得朋友越来越少,但研究表明,我们长久拥有的友情反而更加稳固了。在青春期的时候,朋友的原因往往是具体的、脱离关系本身的,我们很容易为一件小事就冲动绝交;而当我们长大成熟,会变得更,也会越来越懂得珍惜为数不多的朋友。所以一方面,我们对友情变得更有弹性了,更会包容差异,其实是因为,我们对友情的期待发生了变化。另一方面,我们的友情变得也许更平淡,却更稳定。

  在一项纵向研究中,研究者曾根据朋友间猜词游戏的表现,成功预测了友情的未来亲密程度,发现默契度越高,他们未来的友情亲密度也就越好。

  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们不再需要用频繁的联络来维系友情,但我们依然在寻找不需要太多解释就能够用同一种语言交流的人,你会发现,有的人即便两年没有见面,聊天时也会觉得很舒服。

  如今,互联网让我们拥有更多的交流方式,除非故意,我们已经不太可能会真的和某人失联。不过,线流对一些友情是有益的,对另一些则不。调查表明,如果仅仅在社交网络上祝福生日,或者在朋友圈里默默点赞,对于友情的存活并没有太大帮助,因为这只是机械的刻意维持。相比较之下,一些支持性的评论、深度的沟通,会更有助于一段友情。研究表明,在即将磨灭的友情时,社交网络往往也能发挥奇效。

  我以前读过一篇(已经不记得作者的)描写和吴国桢(人物,是塑造现代的关键人物之一)的文章,两人儿时曾经义结金兰,后因理想不同分道扬镳,多年后旧情重叙述。书里写的一段话甚是打动我:

  “我们度过了亲密无间的少年时代,当时所有的想法都一样,十几年没有见面也没有通信,再一次见到你,我们的理想已经天壤地别,可是我仍然欣赏你,仍然像从前一样盼望和你天天见面。”

  一个朋友曾经这样向我描述ta和儿时最好朋友之间的分别,ta说,“什么都没发生。也说不上什么感觉。我们之间的分离就像一条河,慢慢分岔流向了两个方向一样。”ta说话时那种不激烈的无可奈何让我一直没有忘记。也许我们大部分人遇到的都会是这后一种情况吧。

  “KY”将于近期停止更新,我们已经搬家到机构账KnowYourself - 知乎。欢迎关注新KnowYourself - 知乎查看更多相关文章及回答。

  社交有两种方式—功利社交和共情社交。共情社交,以情感联结为目的。功利社交,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、获取某种利益。

  小时候我们的社交行为,大多是共情社交。而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们越来越倾向于功利社交。我们经常听到的一句话“朋友多了好走”,其实是属于功利社交,就是我们经常挂在嘴上的“人脉”。而人脉,并不是你想结交就结交的,首先取决于你自身的价值。前段时间,有个朋友分享了自己的经历。她之前加了几次所在行业的大牛为好友,都没有通过。这次,备注写上了自己能提供的资源,以及添加好友的目的,并且说明自己绝不打扰,在朋友圈围观学习,终于通过好友请求,让她非常高兴。

  这才是人脉的。如果一味的,只会让人远离你。毕竟,每个人的时间精力都很宝贵。

  而另外一个原因就是,随着我们进入,开始工作,为生活奔波,结婚生子,升职等,这一系列人生的变化,会造与人之间的变化,我们与过去的朋友可能谈不到一块去了。

  大学,我通过,重新联系上了初中交情还不错的同学。但是,这中间多年未见,让我们彼此越来越难以聊到一块。毕业后,她做了保险的工作,并且一再邀请我购买,大谈保险的好处。但彼时我是领着两千的实习薪水,仅仅够,哪有什么心思去考虑保险。我也将我的困难跟她说明,但她还是不,又给我推荐一个保险,仅需五元钱。我觉得不需要,也很是厌烦她这种不考虑别人的行为。在此之后,我就很少跟她联系。

  “慢慢成长杂货铺”专注个人成长,管理,分享成长,欢迎关注,一起成长,让成长的道不孤单~

  小朋友的时候其实并不会担心孤单。回家上看到有人在玩游戏,就会驻足观看,偶尔指点江山,自然而然地加入了xx小分队。临散场的时候,还得说一句:咱们明天约。

  爸妈忙工作,自个忙交际。每天放学跑到小伙伴家,女孩子们要一起跳橡皮绳,一起过家家;男孩子们要一起三国杀,一起看奥特曼。

  就算是一个人待着,也总能给自己找乐子,揣着口袋里零花钱去小店里抽五毛钱一次的,看着蜡笔小新乐呵呵地笑,翻箱倒柜寻找妈妈偷藏起来的零食。

  那个时候可能还不大懂孤单这个词,找玩伴也是相当随性的,一个人待着也很有乐子。

  青春期和荷尔蒙萌动带来强烈的意识,初中的时候班级里就有好多个小团体了。一个人的活动要被定义为孤僻,不合群的人要被,女孩子们要结伴上厕所、约饭,男孩子们要一起打球玩游戏。习惯一个人的话,可能就意味着没有朋友。害怕自己落单,所以一个劲地融入团体。

  “长大以后,我要买个大子,所有朋友要住在一起,大家可以一起聊天,一起做饭,一起睡觉。我的所有朋友都成为好朋友,这样子就不会担心聊不过来了。”

  大学毕业的时候,回想起小时候的这个愿望,嘲笑了自己一把。一个城市读书的朋友也没见几面,大学四年匆匆而过,然后要过上一个人工作,,过日子的空巢青年生活。

  其实,能一个人的时间也很短,可能就一辈子的1/5,剩下的日子里有亲人、朋友、爱人、孩子填充。所以,可以一个人享受一个人的生活,一个人习惯一个人的孤单,活出自己的姿态,感受生活里的烟火气,偶尔期待爱情,间或享受生活,也还不差的。

  靠食物的一个人的日子,西红柿打卤面、菜肉馄饨、咸菜肉丝面、炸猪排、汤年糕,很轻的文字,很满的感觉,所以不需要害怕孤单的呀。

  还看到一个进阶版的一个人生活的回答:如何系统的学习一个人过日子? - 李安静的回答 - 知乎

  因为人是群居动物,对一个个体、群体产生感情后,进而会产生依赖性,当这个个体、群体消失的时候,你会产生不适,这种不适感就是孤独的雏形。

  我们小时候的朋友,大多来自同学、邻居的小孩、父母朋友的孩子,那时的我们根本不知道孤独是什么体验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新交到的朋友会越来越少;而一些以前交的朋友,会渐渐在你视野里消失,那时你会有轻微的孤独感,这种孤独感会随着你年龄的增加变得强烈。我们就会错误的认为孤独是朋友的缺失、交不到朋友造成的,然而事实并不全是这样的。

  经过科学统计,人一生能遇见将近8万人,这八万人有亲人,朋友,同学,同事,老师,还有一些只有人只是有过短暂,但较为深入的接触,这八万人都有可能成为你的朋友。也就是说,在这8万人里抛开亲人和朋友(一生能遇见的亲人+朋友大概在300~500人之间。由于工作地域、工作时间,能经常相聚的朋友最多十多人),其余的七万九千五百多人都是过客。假设我们能活到80岁,我们每10年就会接触到将近九千九百三十七人,而这九千九百三十七人无一例外都与你无缘。

  从这一数据上看,我们能交道朋友的机率只有0.625%。从这个机率看,我们确实挺孤单的,不只是长大孤单,其实小时候也是孤单的个体,和“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”的感受其实挺类似的。

  但从一生能交到朋友的人数看,我们越长大,朋友其实是越来多,孤独感会越来越低,但是为什么还越长大还是越孤单呢?

  三毛说过一句话:交朋友,不可能没有条件。没条件的朋友,不叫朋友,那叫手足。

  我们往往在利益和友情前,选择了利益。就像亲爱的客栈里王涛老公讲述自己和哥们因为生意上利益的问题,天天吵架的故事。后来我了解了下那段故事,在08、09年全球金融危机,王珂的生意在国外受创,面对了好友等丑恶一面。面对压力王珂严重失眠头痛,开始服用镇痛。之后还将自己关起来,不出门不吃饭。

  我有一个朋友因为自己有资源,前段时间接到一个劳务分包的工程,这个工程是到新疆那边修盘山公,利润非常可观。他一个人没法把这个项目干下来,他打算找几个朋友一起干。起初在电话里谈得特别好,怎么去和甲方谈合作,哪些人负责哪块,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,只差和甲方谈判合作事宜和签合同了。等到了要去找甲方谈判的前两天晚上,他那几个朋友因分红的事和他闹得不可开交,有三个朋友因为分红比例不满意就和他闹掰了。马上就要谈合作了,加上短时间找不能信任的人、满足不了甲方的要求,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。

  随着年龄的增长,经历的事越来越多,我们从小时候的天真无得越来越复杂、越来越看重利益。长大后能敞开的朋友屈指可数甚至一个也没有,多了很多只是等价交换的朋友关系。至于那些随着年龄增长,消失在我们生活中的朋友,可能也是因为没有了能等价交换的利益,导致渐渐失去了联系。

  有哪些打动过你的?这是我的一个回答,视频里讲的是:男主对一生能遇到的8万人问了5个很简单地问题,只要场上不知道这个问题答案的人就坐下。

  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,途上会有很多站,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。当陪你人要下车时,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,然后挥手道别。我们大多数人出生是一个人,死去也是一个人,没有人能在出生到死都陪着你,我们要正视孤单,只有孤单才能让我们变得强大,我们要做到就是对陪过我们的存感激。

  孤单是我们成长的必经之,成长就意味着要孤单,关注微信《鲲哥成长说》,一个关注成长的。

  小时候,想去哪儿玩,叫上同学就成群结队的去了。网吧、甜品店、公园轮着去,甚至刚放学、或者周末在班主任家补完课,只要有人起头,立马有人响应。

  小孩子之间,是没有利益冲突的。小孩子最大的利益就是学习,学习的过程是不存在你死我活的竞争的,反而越是互相学习,越半功倍。

  到了高中,有了高考的压力,分数的指挥棒悬在头上,同学之间很难玩到一起了。但是好在学习还在一起,算是一起拼搏了3年。

  再到大学,人和人之间的,逐渐由“被动的分班决定”,变成了“主动的选择”。

  还有、学生会、老乡会、、公益活动,大学提供了太多的场合,让我们有足够的机会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。

  所以,直到毕业之前,我们的任务都是成长和学习,人和人之间的关系,简单而美好。

  可人总得长大,总要工作,毕业后总得到一个组织中承担责任、付出劳动和时间,然后换取薪水。这样的角色转变,给人带来的冲击是巨大的。

  一群人为了利益和股东利益而奋斗,然后领工资,但是的利益具有多重性。

  长大后,整天想着这些事情,还有时间交朋友吗?还有简单的去和另外一个人分享喜怒哀乐吗?

  即便找到了,任何人生的变动,比如结婚、生子、升职、外派工作,都足以终结一段本可以长久的友谊。想要不孤单,太难了。

  同时还有各种书籍、鸡汤文、成功人士的语录你:朋友是人脉,你要推销自己,要学会利用朋友资源,他们恨不得劝你把一切认识的人都化为利益相关方。这虽然也是一种生活哲学,可是利益交织得多了,朋友就难做了。成年人的世界,多是如此。

 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,在一个尴尬的年纪,遇到了相见恨晚的人,可能和爱情相关、也可能和友情相关。

  看到那个人,心想如果在小时候就认识了TA,可能生命中又多了一个发小、多了一个青梅竹马。

  每当你放下手头的事情,将思绪从喜欢的和擅长的领域里抽出来时,你应该更庆幸,你的朋友圈有那么多曾经熟悉的朋友做着你几乎完全不了解的事情,使你觉得世界很大,觉得一切皆有可能,觉得没有道理不去忘乎所以地生活。

  想象你是一名在航站楼里候机的旅人,那些渐行渐远的故友,提着各自的行李箱,在航站楼的挑高穹顶下奔赴属于他们的目的地,步伐无比轻快,你又何必将他们拦下,硬要唠上几个小时的家常呢?

  你们曾相伴走过一程,如今你有你的目的地,那里有你心心念念的良辰美景,足矣。

  每个人都有一个界限,一个以自己为中心的圆,我们站在这个圈子里,体察外面的世界。在这一点上,少年视角与视角并没有区别。

  人这一生中,最无所不能和最为力的是婴儿时期。婴儿站在成长的起点,界限几近于零,与世界的边界模糊不清,认为自己就是世界,世界就是自己。我哭了,世界跟着哭了;我笑了,世界也跟着笑;我是无所不能的「神」,拥有绝对的与力量。这是我们一生中最自在的模样,也是终其一生最渴望寻回和抵达的模样。

  换句话说,少年视角下,人们会下意识地把别人当作自己圈子的一部分,认为别人眼中的世界和自己眼中的世界并没有什么不同,从自己的角度去理解和看待他人。

  而事实上,人们眼中的世界,不仅各不相同,且随时随地在变化。虽然人本质上的东西不会轻易改变,但是不同时刻对外部世界的理解、体验和表达会经常不同。

  举个例子,上午打游戏时的男朋友和下午陪你逛街的男朋友,内心并没有多大差别,但是因为他关注度的改变、表达方式的改变,在你的眼中,或许就能造成吵架与不吵架的严重区别。

  用视角看待问题,就是接受别人有自己的圈子,接受别人眼中的世界和自己的不一样,接受每个人的圈子都是一个动态相交的过程,不会有绝对静止的吻合。

  你可以想象一下,当你只顾低头玩手机、和千里之外的朋友说说笑笑的时候,和你近在咫尺的父母是什么反应?没错,他们也就是唠叨几句,并不会觉得自己在你心中不特别。

  从根本上讲,人们通过人际交往,追求的未必是亲密,而是一种被需要的成就感。这源于人们骨子里的自爱——我们渴望展示自己的价值,渴望被认可。

  讲一个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。当年我在外地读一所寄宿制高中,有时周末也不回家,依旧住在学校里,班里还有位同学和我情况一样。我们虽来自不同的地方,却因为同是外地生,有种莫名的亲切感。

  其中有位姑娘小G,和我最要好。两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,心思刚刚细腻起来,有说不完的悄悄话。我们总是在周末的夜晚,坐在宿舍楼的楼梯上,一聊就是好久。你可以想象,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,那些彻夜畅谈对于当年的我有多么特别的意义。我相信,她也一样。

  然而,慢慢的,我注意到,平日里我并不是她走的最近的那个人。她经常和别的同学一起吃饭,一起上下课,或者一起趁周末出去逛逛。

  不难想象,那时的我很困惑,也很失落。但是如今,我反问自己,我想要的是这些吗?

  我们对于彼此的特别之处在于能说说心里话,我们在交换彼此的体验和情绪同成长。吃饭、上课、逛街是美好的陪伴,但是不是我们之间最需要彼此的地方。

  相反,那时的我是个喜静的孩子,比起呼朋引伴,独处能带给我更大的力量。所以,参与每一件事,对于我和她的关系来讲,未必是好事,反而为其所累,变成一种消耗。

  你没必要在他人的所有故事里都追求最大的参与感,只要在彼此最需要的时候得到那份成就感就好了。

  如果能把一切想明白,那么独处或不独处,只是个选择题而已,根本不重要,我们也就不会再对「为什么越长大越孤单」这类问题感到困惑了。

  PS:这篇回答的写作灵感来源于一位姑娘给我的「树洞」写的来信,她当时问的是「为什么我在我认为特别的人眼里并没有那么特别?」

  确实,很多人都会在人际关系处理上感到困惑,于是给姑娘回完信后,我来到这里,分享了一些自己的观点,希望能帮助更多困惑的人。

  好了,就这样,如果你还有别的困惑,欢迎留言、私信、去我「廿二说」(ID:nian2shuo)的匿名「树洞」留言。

  毕竟,我的奥黛丽·赫本说过一句话:”当你长大时,你会发现你有两只手,一只用来帮助自己,一只用来帮助别人。“ 与大家。

  有一次和我妈一起逛街,她问我怎么不和(我一小学关系很好的同学)一起,我突然意识到,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,分开上了不同的高中,我在别的城市读大学,她早早毕业工作,嫁人生子,我吐槽考试的时候,她开始晒娃晒工资单。我们曾经拥有的共同话题终于因为各自的生活圈子交集太少而衰竭。

  随着岁数增长,人是趋于封闭的,能够让你满足的要求越来越高,能够和你成为知己的人越来越少。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

  我想,我之所以感到孤独,是因为我无法维持过去,也无法放下自己找寻合适的未来。

  “认识的人越多,我越喜欢狗”自称白话文第一的李敖经常拿这句话来标榜自己的愤世嫉俗,其实这句话,并不是他说的,而是法国大时期,被雅各宾派捕杀的法国贵族罗兰夫人说的!

  关于越长大越孤单,就是越来越多人看清了生活的本质,处情的,而不愿再去做无谓的尝试,然后慢慢就不愿再接触,封闭,渐而远之,萌生越长大越孤单的心理意识。

  罗曼罗兰说,生活中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之后依然热爱生活。这句话送予提问者,!

  年少的时候,我觉得孤单是很酷的一件事。长大以后,我觉得孤单是很凄凉的一件事。现在,我觉得孤单不是一件事。

原文标题:为什么人越长大越孤单? 网址:http://www.cialisbestellenrezeptfrei.com/kejixinwen/2020/0522/24819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杯弓蛇影新闻网 www.cialisbestellenrezeptfrei.com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