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人人这一生为什么要努力?

科技新闻 2020-05-22156未知admin

  那是九十年代初,她去了的扎花厂上班,每天工作十个小时以上,一年工作三百六十五天。

  她带我去动物园,游乐园,森林公园,带我去看长城,看,看毛。

  二叔和三叔在登陆美国的第二天就打工去了,年幼的四叔读了几年书后也离开了学校。

  后来,他们四兄弟聚首,开了一家小,一家餐馆,后来又开了第二家小,第二家餐馆。

  在这之前,她几乎没有走出过的范围,以前对我描绘纽约时一半是转述,一半靠想象。

  我爸来车站接我,把我带到了一栋小前,很得意地告诉我:“这是我们家,知道你要来,刚买的。”

  我去过奶奶刚来美国时住过的那个破旧的小楼,也去过爸妈栖身过的那个散发着霉味的地下室,我知道我在新家会有一张床,一个,但我没想到,我会有一个,一个前院,一个后院,一整个铺垫好的未来。

  奶奶的答案是我,爸妈的答案是我,我的答案是他们,以及把身家性命托付于我的媳妇和孩子。

  对于我来说,长大了,责任多了,自然而然地想要努力,不是为了赚很多很多钱,而是为了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,过上奶奶和父母不曾拥有过的生活。他们替我吃完了所有的苦,帮我走了九十九步,我自己只需再走一步,哪敢迟疑?

  从外曾祖父母算起,为什么人我们家族四代八十多口人已经在美国奋斗了半个多世纪。我们人人都在努力,我们一代好过一代。

  如果你的人生起点不高,不曾有人为你走过人生百步中的任何一步,不打紧,你尽管努力,多出来的步数不会被浪费掉,总有你在乎的人用得着,而你迟早会遇到你在乎的人。

  我在北大读书时,有个老教授讲过一件事。他不论多忙,每年都会抽出时间,去老家乡村里体验生活,参加秋收劳动。原因很单纯,首先是为了锻炼身体,其次是为了忆苦思甜。他喜欢和村里的年轻人聊天。深入交流后,他发现有几个年轻人的智商不比北大学生差、也非常努力,却埋没在村子里,没机会上大学。

  很多人认为,成绩高低与孩子的努力程度之间,是个一元线性函数。错了,大错特错。

  再举个例子。小时候,我去河边捞鱼。捞回来的鱼,放到罐头瓶子里养。无论我多么努力去养,鱼都会死。我努力了啊!为什么养不好呢?

  以这只泥鳅举例,刚抓回来时,一根薯条那么长。现在,它的长度已经赶超B乎精英的18cm了。

  罐头瓶子和大鱼缸,是不同的选择。父母就像是养鱼人,家境是鱼缸,孩子是鱼。

  每个人的出身不同,家境有好有坏。努力的原因也不同。生于有钱人家,就是出生在终点,无需努力,正常发挥即可。(有时他们会觉得生活太无聊,努力是一种消遣。)生于一般人家,就是出生在半途,努力拼搏就有希望抵达终点。生于穷苦人家,就是出生在起点,不努力会死。

  对一个短跑运动员来说,因为一场致使左腿比右腿短了 2 厘米,连简单的蹲踞起跑都做不到,这大概是要永远告别田径场了。

  但五年后,她又站在了奥林匹克体育场女子 4 × 100 米接力赛的赛道上。人这一生为什么要努力,大概是为了不向命运低头。

  一辆破破烂烂的卡车,喘着粗气拐进殡仪馆前的车道,司机嚼着烟草跳出驾驶室,往水泥步道上啐了口唾沫。

  20 世纪 30 年代的美国,接收无名尸体是殡仪馆的商业模式之一,送来尸体的热心可以领一笔小钱,找到死者的家人朋友后,殡仪馆当然要连本带利全收回来。

  卡车后厢里是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,挺年轻的一个女孩,身体蜷曲成很不自然的姿势,身上的休闲裙裤染满了鲜血。

  「在那边的沼泽地里发现的,」卡车司机用大拇指朝身后指了指,「飞机失事,一团糟。」

  两个助手在老板的示意下把尸体放上担架,往殡仪馆里抬。没走几步,后面那个突然停下脚步,惊呼起来:

  左大腿和左臂各有两处骨折,左膝和髋关节骨裂,前额拉开一道 20 厘米长的血口子,堪堪到右眼眼睑而止,再多划一点眼睛就保不住了。

  这也许是乘坐一架双翼飞机从 200 米高的地方,以 800 公里时速坠毁的最好后果。

  罗宾逊昏迷了 11 周才恢复意识,此后的半年都在轮椅上度过,又过了两年,才能不借助拐杖行走。

  左大腿最严重那处骨折,医生用一根银杆和销钉把断骨固定在一起。从此以后,罗宾逊的左腿就比右腿短 2 厘米。

  「今后你不能剧烈运动,」给罗宾逊动手术的医生忠告她,「不能跑,不能跳,没事也别站太久。」

  罗宾逊的运动生涯是从 1928 年 2 月的里弗代尔火车站开始的,每天她都要从这里乘火车去桑顿镇高中上学。

  查尔斯·普赖斯永远忘不了那天早上,他站在月台上,看远处一个身板瘦削的姑娘亡命地奔跑,一头短发和书包在她身后飞扬起来,与身体形成一个倔强的角度,不肯落下。

  普赖斯知道那姑娘为什么跑得如此卖力:错过这趟车就要迟到了,而此时发车的哨子已经吹响。

  作为桑顿镇高中的生物老师兼田径队教练,普赖斯用专业的眼光评估了一下姑娘和月台之间的距离,摇了摇头,看来这姑娘今天免不了要挨骂。

  普赖斯苦笑着上了车,刚坐下列车就缓缓起动了,这时一个人喘着粗气挨着他身边坐下,他扭头一看,正是刚才那姑娘。

  搭讪,必须搭讪,一番攀谈下来,普赖斯很快摸清了这位罗宾逊姑娘的基本情况,她是里弗代尔本地人,父亲在银行工作,还有两个姐姐。

  「主日学校野餐会的跑步比赛算吗?哦,还有共济会的野餐会跑步比赛,我爸爸是会员。」

  第二天下午,普赖斯在教学楼的走廊里,用皮尺量出 50 码距离,手拿秒表看着罗宾逊跑了一趟,他确信自己遇上了一个天才。

  桑顿镇高中没有田径女队,罗宾逊跟着男队练了三个星期,普赖斯就带着她参加了第一场比赛。

  在密歇根湖畔的军人球场,罗宾逊在 60 码比赛中遇上的对手是海伦·菲尔凯伊,当时的美国女子百米纪录保持者。

  从未参加过正式比赛的罗宾逊,根本没抱任何希望,她甚至还没有一双跑鞋,穿着双平底网球鞋就上了赛场。

  罗宾逊与菲尔凯伊几乎是肩并肩地冲过了终点,裁判们聚在一起商量了半天,才判定菲尔凯伊获胜。

  又过了两个月,罗宾逊在她参加的第二场比赛中,跑出 12 秒的百米成绩,不仅战胜了菲尔凯伊,还打破了世界纪录。

  由于罗宾逊比赛时风速超标,她的世界纪录没有得到认可,但这次胜利足以为她赢得参加选拔赛的资格。

  在州的纽瓦克,罗宾逊一小时内连跑三轮比赛,在决赛中取得第二名的成绩。这个还没满 17 岁的高中生,因此成为美国代表团的一员。

  美国轮船的「罗斯福总统」,原本是美国海军订造的运兵船,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就改成了专跑大西洋航线的远洋客轮。

  美国代表团从纽约登上这艘 1.3 万重的海轮,前往,他们在茫茫大洋上行驶了 9 天,罗宾逊享受着这 9 天里的每一分钟。

  作为一个从小在密歇根湖畔长大的女孩,罗宾逊还从没坐过这么大的船,见过这么大的海,何况身边还有这么多年龄相仿的新朋友。

  罗宾逊一上船就像只兴奋的小鸟,从船头到船尾跑了几个来回,半天时间,就跟代表团里的好些人混熟了。

  美国袋棍球队易斯·尼克斯多夫有写日记的习惯,他在 7 月 13 日这天写道:

  我的一个表妹,亲表妹,我亲舅舅家的女儿。小时候,我俩经常一张床睡觉,还会聊起各自偷偷喜欢的小男生。后来我们各自考上了大学,各自结婚,虽然不能像小时候那样亲密,但是关系还是不错。她和她老公是高中时候就恋爱的,婆婆是乡镇医院里的老一辈妇产科医生,还算是不错的家庭。后来她怀孕了,因为我当时刚刚上班,整天处于一种焦头烂额的状态,所以联系很少。整个孕期她都很瘦,胎儿一直偏小,但是她没有来我在的医院检查过,所以我也只是在电话里大概问了两句,让她多注意营养。她问我唐筛要做吗,我说要的,她说她婆婆说做不做无所谓,反正准确率也低,而且一般没什么事。我本想说她,但是想想毕竟是她婆婆,而且人家在乡镇干了几十年,比我这小医生资历要高,也就没再说话。后来她早产。低体重儿住了暖箱。当时他们家人好像很生气,朋友圈里发满了黑心医生赚钱医院还我宝宝!我当时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。后来果然得到了。她生了一个唐氏儿。出院那天我去了。一眼看去,典型的唐氏面容。眼裂宽,鼻低平。手指短小掌通贯纹。我当时就说,你们去查染色体吧!谁知道我舅妈当时就生气了,说你看你怎么说话呢!孩子这么小查什么染色体!当医生的就是事多!这是我亲舅妈,我能说什么呢?我没再吭。后来回到家,孩子呼吸困难,面紫绀严重,抱着无论去哪个医院,医生都让他们查染色体,后来我才知道,生下来医生就告诉了他们,他们就是不愿意相信,暖箱也是闹了多次,自己接出来的。终于还是查了,21三体,合并法洛四联症。从此几乎离不开医院。我的妹妹,辞了职,每天奔波在医院和家之间,整日以泪洗面。一米六八的她瘦的只剩下八十多斤。可就算是这样,孩子也只活到了二岁。二十几岁的她,看起来像三十多岁的妇女,眼里满是悲苦。孩子没了后,有一天我们再一次睡在一起聊天。她说姐啊,你不知道我都后悔的想死。如果当时做了检查(她整个孕期除了几次b超,唐筛和四维都没有做),如果当时你再劝劝我多好啊。我也哭了。我也后悔。真的。就是现在我都仍在后悔。可是没用。当时的我,没有更努力的劝说她,也存在了侥幸心理。如果当时我能多说一些,也许这一切都可以改变。所以从那以后,每个来检查的病人,每一次,不管是刚怀孕,还是备孕,我都会告诉他们,请你们重视相关检查,一定要重视。产前的筛查和诊断,关系到三个家庭的幸福。即使存在一定误差,你们也千万不要有侥幸心理,千万不要有!曾经不止一次有同事说,你讲那么多干什么,他们不懂可以自己去查。话是这么说,有几个会老老实实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?就在今天下午,一个16周的孕妇指着我大声说:我都生第四胎了!前三个什么都没做!为什么人就做了b超都好好的,你非我做什么唐筛,不就是为了赚提成吗!我说你不做可以,但是我得跟你讲明,我该说的都说了,你不做,是你自己的选择,你为你自己的选择负责就行了。她老公很肯定的说,一个这检查200多,你们医生最少能提一百吧!然后他们走了。我在厕所里呆了一会,哭了一会,觉得自己没出息。哭个屁。反正我能做的已经做了。我嘴皮子磨破,很多人听了,很多人压根不理。真的,理都不理你。更厉害的,就跟你吵,说你乱开检查!我只做b超什么都不做!还好现在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了。一般都可以明白重要性。每次我想起我那还不到三十岁就白头发,经历了失子之痛的妹妹,咬咬牙,下次继续讲。也许我多一下,多努力一点,就能多发现一例,就能有改变。我帮不了她了,她的人生已经如此,但是我的一点努力,说不准就可以帮人改变了生活的轨迹,可以不必撕心裂肺的痛苦。其实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。

  我是分割线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新开的个人:医女正传欢迎关注,我会努力写的。希望我写的东西可以对你有帮助。

  在成都这个悠闲的城市读了好几年书,那时候只要一出太阳,学校的草坪和茶馆马上就会被潮水一样的成都占领。整个下午他们就坐在太阳下面,聊天喝茶打麻将。我觉得这样真是爽爆了,为什么我要这么努力嘛?

  那时住的地方下楼有家苍蝇馆子, 做的宜宾燃面很好吃。我觉得我就这么吃一辈子便宜的川菜肯定也会活得很爽的。为什么还要这么努力嘛?

  大二的时候骑自行车出去转山,三十多公里的大上坡。海拔2300米到海拔4500米,零下好几度。不巧早上出发又起大雾。能见度不到20米,衣服不晓得是被汗水还是露水弄得一直滴水。出发前豪情壮志地说:“这次要征服山了啊吼哈哈哈哈。” 出发后变成了:“法克我要回去晒太阳啊!!”“窝槽我要回去吃燃面/冒菜/蹄花汤/回锅肉/钵钵鸡啊!!”

  我地意识到:只要放弃努力,生活会立即过得比努力时要滋润得多。那么,为什么还要这么努力?

  是的,我会想这世界还有很多地方没去过,很多美食还没有吃过,很多人还没有遇到,很多知识还没有掌握,很多事情还没有想明白。

  虽然说爬山爬得像个一样,虽然说爬上去了被高原反应真的弄成了。但是爬着爬着大雾一下子像幕布一样散开,蓝天突然盖过来。你就兮兮地站在那里看着云海和雪山自己跳出来横在你面前,那种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。

  高中课本里面王安石同学说:“世之奇伟、瑰怪、非常之观,常在于险远,而人之所罕至焉,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。”

  这是一个发生在知乎的故事,让我看到一个真实的努力,也让我明白为什么我考不上。

  最早是去年吧,在知乎上他问我如何阅读CNS文章,然后我就写了篇文章来论述如何阅读

  接下来才知道他当时才刚刚高中,正在准备竞赛,因为竞赛经常要考察一些前沿内容。

  大概几个月前吧,他告诉我他去参加夏令营了,我表示惊呆了,因为,,就是我心中的梦想啊。

  结果非常的顺利,他拿到了的降到一本的保送资格,我当时感觉这娃太厉害了。

  就在金牌后的两天,也就是刚才,他又和我聊了会,他想进实验室接触科研,让我给一些思和指点

  他只是一个高中生啊,就这么push自己,而同一时间,我正在辛苦的抱佛脚。

  我一直喜欢,或者说,至少从小我的心目中就只有和北大两个目标,当时还为考哪个而犹豫不决,后来才知道我真是想多了。

  这么多年时间过去了,我也似乎淡忘了北大了,只是偶尔看到这个名字,想着那个时候的梦想。

  先努力,你会早一些看到,自己在24小时连轴转最最努力的情况下,能成就什么。

  而后你才能知道,哪些东西是自己可以去博一博的,哪些东西是只可远观万万不可亵玩的。

  先努力,你会早一些看到,自己在豁出了命去努力、非常努力、相当努力、比较努力、不太努力、太不努力、豁出了命不努力的情况下,分别会得到什么同时又失去什么。

  而后你才能判断,阶段性的目标值得自己投入多少、什么时候该给自己放假、哪些情况下需要再加把力、哪些情况下该见好就收见不好割肉止损也得收。每次给自己换挡后,都能坦然的面对即将到来的得失。

  先努力,你会早一些看到这个世界真实的样子,然后才有可能找到,适合自己的。

  早一些看到,你才有选择的余地、才有调整的空间、才可能有急流勇退和金盆洗手的资格。

  早一些看到,你才能分辨得出,谁给的是经验、谁喂的是鸡汤、谁提炼经验里的鸡精来忽悠你、谁拿浓汤宝当经验自己洗自己。

  否则,你会每天都见识到更大的世界,在一惊一乍的不淡定与对未知的中,度过自己的一生。

  在非黄金高峰期搭地铁,只要你肯多往前后走一走,总会发现一节空到不正常的车厢,找到五个人松散占据着一整排的座位,而前后相邻的两节车厢,熙熙攘攘到胸都快被挤掉了,每停一站都要感受一次个人力量的渺小,每个换乘点都是决战紫荆之巅。

  在足球场上,有这么一种人,他们开赛后先频频犯规,一次比一次尺度大,一次比一次口味重。当他们通过一系列试探了解到当值裁判的尺度之后,会把对手当成常规性的防守手段,比赛屡屡因他们被吹停,但他们却很少得牌,还经常引得对手被红牌罚下。

  少拉一秒口头多给一脚追加停赛,不当着裁判的面拍拍对方的菊花以示友好,怎么能知道裁判最大的宽容在哪里?

  先努力了,你才可以找出一个性价比高的姿势。从头到尾都死死抱住扶手、从头到尾都跟着对手狂奔,确实,你够努力、你更努力、你可tmd的努力呢,但是,活的那么苦,结果还不好,除了中国,谁都打动不了。

  下车了才发现隔壁车厢在拍摄维秘外景的比基尼展示环节,而你在薄薄的人墙之外和狐臭男斗争了一个小时,哭不哭?

  比赛结束了才明白原来只要不扯掉对手的球裤别的什么都能干,谁都能干,扳手可以带,少林功夫可以用,后不后悔?

  有一个朋友,刚毕业去了我们那个年代500强外企的代表,宝洁,当管理培训生。三年后突然辞职考,问其原因,她说她受不了自己回到家里都习惯性的用祈使句和父母说话,这份工作让她的性格扭曲到自己都不喜欢自己了。复习几个月后,她考上了。几年后我再次去广州出差,得知她已经辞掉了的工作去了我们那个年代著名的养老外企,壳牌。我问她为什么的时候她没有再开口,但我能感觉出,那时她的笑容,是最接近大学时期的。

  现在她依然是壳牌的员工,在朋友圈里从来不抱怨、不艳羡、不秀恩爱、不晒幸福、不鸡汤、不鸡血、不锦鲤、不不转不是中国人。

  要是先不努力呢?伟大的家同志曾经过我们: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;老二造暗器,老三当总理。

 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,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。我希望我的一生可以这样度过:当我回首往事时不因少复习一个知识点而,也不因多苦逼的学习一分钟而自己,在我临死的时侯能够说:“我这一辈子不多不少不偏不倚的得了60分,值!”

  一直在当地最好的学校、最好的班,总能不费劲就能考个全班第一, 还不耽误玩电子游戏。

  从小学的红白机超级玛丽、松鼠大作战,到初中的世嘉上的幽游白书、七龙珠,PS 上的城,一直玩到高中电脑游戏沙丘、红色警戒,到大学的英雄无敌星际争霸(发现我的成长史简直是一部电子游戏发展史)......

  周围偶尔有小伙伴考的比自己好,也很容易找到心理平衡:要不是我玩了那么多游戏,你们哪来的机会?

  大一入学,连键盘都敲不利索,身边已经有同学能编写扫雷游戏了。 不少同学中学时代就已经参加 NOI,进了国家队。本科的计算机语言、算法、甚至操作系统课程人家中学就已经上完了。

  计算机专业课自然不必说了, 数学牛到跟数学系教授探讨前沿问题,辅修哲学专业跟哲学系的博士谈笑风生,随手写个诗居然也能拿全校诗大赛第一名。

  我开始反思自己。论聪明也就是个 top 1% 的水平,听起来也算是百里挑一了,可放眼全国至少有一千万人更聪明。

  我师兄显然比我更聪明, 而且从小的教育条件也更好, 更早的接触到了教学大纲之外的广阔知识, 积累十余年, 差距就很大了。

  在认识到自己不是天才之后, 我开始给自己制定学习计划。 踏踏实实每天至少主动学习三个小时(虽然没怎么正经上课,可打辩论、练吉他之余时间也不多了...),啃下了不少数学和社科人文的书,视野开阔了不少,思考问题的深度也明显有了长进。

  绝大部分能进到 IT 互联网行业的同学智商都在中上水平。 比别人聪明一点,无非就是学习新事物更快、 思考问题更快、沟通交流反应更快一点而已。

  我的第一个 leader, 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 她从来都自认不是聪明人。但若论项目推动能力、团队建设能力和对人的影响力, 至今我仍未见出其右者。

  她的工作方法很简单:每一天都做计划和总结,需要当天解决的绝对不拖到第二天。遇到暂时无决的事情就记在笔记本上,每周做总结和反思。每周雷打不动跟她的直属下属沟通,记录需要改进的事项和方案,下次沟通参照对比。

  听起来很简单, 做起来可真不容易。 后来看了张瑞敏的书,才知道海尔把这个总结成为了方,叫做『日清日高』。

  他就经常跟我说,数学上的成就高低取决于对基本概念的深刻理解。(估计还是觉得我在数学上还有点天赋吧,至于哲学和诗对我来说太难了, 他也懒得跟我讨论) 后来考研的时候我牛刀小试,对基本概念特别重视,其实也就是把课本上所有范例自己动手从头推导了三遍。果然效果不错。

  后来我做经营管理, 我的战略导师总能给出特别牛的方案。看似天马行空,出人意表、仔细琢磨后又特别可行。 我向他请教做战略的方法,原以为他会教我些高深的道理,不料得到这样的回答:

  另外一句话是他偶尔透露出来的:为了学习战略,我看了市面上所有战略相关的书。

  见识越多,我对聪明这个标签越发不在意,甚至有些。 因为我发现太多的聪明人, 最后得不到想要的成就, 往往在于太过倚赖聪明。

  我从小字就写的很差, 考试经常因为字迹潦草扣分,也可能因为我是左脑型的人, 对于书法画画这件事确实也不在行。

  说出来大家可能不相信。我从小最不喜欢写作文! 所有科目里面语文最差(仅次于英语), 打辩论的时候写稿子也是很慢的,虽然最后总能出来,但也要磨一整天才能出活,不过我短期记忆不错,虽然写稿慢,记稿不怎么花时间(打辩论当然是要脱稿上场)。

  过去这一个月,也是拜新冠所赐, 我给自己定下日更的目标:每天至少码一篇两千字的文章。

  一开始,写一篇第一遍需要两个小时, 但读过之后总是不满意, 需要改一遍再读一遍,如是再三,怎么也得大半天才能出一篇。 不过前面十几篇练下来下来,现在基本一遍过,读一遍改几个错别字,现在大概能一小时一千字吧。

  最后推荐一下我的课程,365 天技术求职浸泡课:一年磨一剑,扣开大厂门。

  365 天社群分享+内推,20 场求职分享,50 场技术, 5 大热门领域:算法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前端、Java,一线技术导师手把手带你拿下大厂 offer!

  刚进部队,我还有青年的戾气,三大步伐,擒敌拳,这些正常训练倒没什么,我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打扫卫生,明明有拖把,新兵班长还让我们趴在地上一块块地板用抹布擦,找不到抹布,脱了衣服,用衣服擦,被子一定要叠成豆腐块,大冬天做俯卧撑必须摘了手套,指关节裂开一道道口子。

  这些我都不能理解,觉得。明明有更好的方法,为什么要这么人。

  新兵连有个战友,安徽宿州人,叫阿南。动作极其不协调,顺拐,僵硬,跑步落地啪啪作响,反正是部队能做的事情他基本上都是反着来。

  当时我们新训班长是一个士官,由班长,第五年,训练周勇士勋章获得者,荣立二等功,师长,亲自迎接。各项技能达到顶峰,轻装十公里能跑到37分37。

  我们部队掐集体三公里的时候,每次都要用背包绳兜着阿南,拉着跑,听着阿南粗重的呼吸声,嘴角堆积的白沫。没有一个人放弃他。

  阿南不爱讲话,看得出来,每次集体考核三公里的时候,他都很不好意思,涨的满脸通红。

  下午四点半到六点半是搞体能的时间。“掐最后三名,再跑一个三公里。”班长一声令下,我们就像脱缰的野驴一样冲了出去。

  快的九分钟,一般的十一二分钟就结束了,不出所料,阿南最后一名,十八分钟。

  一个星期,成绩没明显提升,骨膜炎倒是出来了,我也得过,我知道那种痛,小腿迎面骨像是被挨了一闷棍一样,双脚触地就疼。

  下连之后,可就不是三公里的事儿了,我在的单位是侦察连,全师尖刀连队。五公里十公里才是我们的主食。

  阿南一声不吭,跑着。还是那样,最后一名。还是那样,阿南自己给自己加量。

  下连分配班排的时候,训练成绩不好的基本上都下了炊事班,班长出于好心,想推荐阿南下炊事班,阿南,留在战斗班排。

  半年考核的时候,阿南军事成绩又弄砸了。阿南主动找到班长“由班,我想去烧锅炉”。说这句话的时候,阿南满眼通红。

  在烧锅炉的日子,阿南给全连供着暖气,其余时间参加训练。之所以烧锅炉,是后勤人员不用参加战斗班排的考核,阿南第一次主动退出。

  阿南努力了,极致的努力了,依然不能拔尖,只能达到普通人的水平,这又有什么关系呢?

  小时候家里穷,是真的很穷。我排行老四,有三个姐姐,现在和别人说起这件事别人的反应几乎全是:哇!你小时候一定幸福死了。我只能苦笑,彼时家庭的贫困根本支撑不起任何“小少爷”式的。从我有记忆开始,家中永远会有不同的陌生人来,幼时的我刚开始很喜欢家里来人,因为那也许意味着至少有几个菜招待他们,而等他们走后,我和姐姐们会地对着那几个所剩无几的盘子垂涎欲滴,那大概是最幸福的时刻了。然而,很多次以后,为什么人他们无数次在饭桌上大声地类似的对爸爸妈妈而爸爸妈妈——我最爱的人只能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跟着赔礼说好话以后,我开始慢慢地意识到,他们的到来也许并非友善……我再大一点以后,知道了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:讨债者。我开始害怕这些人,我开始害怕爸爸妈妈和别声讲话,我开始害怕任何一个来我家的陌生人,我开始害怕任何情况下家里人和外人有矛盾而吵架和打架。这种害怕让幼时的我做了很多别人看来毫无骨气的事情。当再一次有讨债者来家里的时候,每当他们和爸爸大声吵起来,我会吓得发抖,然后哭着跪在那些人跟前,抱着他们的腿,哭着求他们不要难为爸爸妈妈,姐姐看我哭也会一起跟着哭,于是整个屋子里就是孩子们的哭声。事情过后,幼小的我会为此而觉得羞耻,可是没有办法,我害怕,真的害怕。有一次,我还是浑身发抖哭着跪在一个中年人面前,他一脚蹬开了我……爸爸和他打了起来,我哭得更凶,那个中年人没占到便宜,丢下几句狠话离开了,父亲回来抱起我,我看到了他的眼睛。我这辈子都不会忘了那一刻,那是怎样的一种眼神,里面布满了血丝和泪水,我以为那个人把爸爸打哭了,于是我伸出手替爸爸擦眼睛,那一刻,我的爸爸,四十出头的中年男人,抱着我,他的最小的孩子,嚎啕大哭。

  很多年以后,我渐渐能听出来那段哭声里有多少对生活的无奈,对自己的,对孩子的。

  也因为贫穷,妈妈不得不抛下我们自己去南京打工赚钱,说是打工,其实就是捡破烂,每天背着蛇皮袋子走几十公里,在城市的各个垃圾堆里翻寻塑料瓶易拉罐硬纸板等等。妈妈晕车,所以每次坐长途汽车对她而言都像是到鬼门关走了一趟那样难受,但是她还是每两个月都会回来一次,她太想孩子们了啊!每次她回来,会开心的把我抱在腿上,用她的脸贴着我的脸,久久不愿分开,恨不得能疼到心里去。前些日子寒假回家,去小姨家串门和小姨聊起妈妈,小姨说有一年夏天妈妈从南京刚回来,小姨看到她满脸都是小红点,焦急地问她怎么了脸上起的什么,妈妈说哪里是起的什么,是蚊子咬的……我听到这里就哭了,妈妈没上过一天学,她一辈子都在那个村庄里,生儿育女,生活的了她所有作为女人的哪怕一点点,全部都给了孩子们,为了我们几个孩子自己吃了那么那么多的苦,直到她因病去世,那一年,我15岁。

  我今年23岁,大学毕业,在飞行学院学飞。当年那个胆小怕事的小屁孩现在也是别人眼中的天之骄子了。我身边的人有家里是中石油的,有的,还有省级官员的孩子。虽然这一刻,我们坐在同一间教室里上课,但是我很清楚我们之间有着多么巨大的鸿沟。我写下这些,不是为了向谁诉说我的,我家庭的,而只是想说,朋友,当你们能够坐在星巴克里点杯咖啡打开Macbook刷知乎,思考“人为什么努力”这样的问题时有无数个像我一样出身的孩子在拼命,不因为什么,只因为我们没有选择,我们不想过得心惊胆战,不想让我的孩子像我一样经历那些,不想让我的孩子因为贫困而自卑,不想让我的孩子在15岁的时候就去想20、30岁才应该想的事。

  人的本性,就是向往美好的。当你接触到更好的人,见过更好的风景,你会喜欢上他们,并且希望自己也配得上被喜欢。所以要努力成为自己喜欢的样子,在这个努力的过程当中,会更认可自己,这种认可带来安全感和喜悦。反之,不努力就会渐渐愚钝和颓废,所以这是个不进则退的过程。因为想更好,所以人这一生都要努力。

  她给我讲起她年轻时那段最艰苦的日子,一个人带着我,日间劳作,玉米、土豆、红薯这些主要作物,都是种了专门喂猪。一年就靠卖几头猪过活。每年到买猪的那几天,总有一个跟她关系很好的邻居大妈,过来约我妈上街,一起去买新衣服。邻居大妈的儿子,初中就辍学在家里帮忙,爸在外打工赚钱,后来他自己也出去打工去了,妈的经济负担比我妈小太多了。

  我妈每回都,或者只卖一件极为便宜的衣服。而邻居常常都是买贵的,好看的,光鲜靓丽的。农村喂猪是随节气的,要靠着作物换季,猪出栏能卖的日子家家户户是挨着的。相当于我们现在的年终吧,大家都一年的辛苦,此时一定要犒劳下自己。唯独我妈,要独自照顾我,省吃俭用,钱都要花在我身上,学杂费、我的各项花费都不逊同龄人。

  我高中顽劣,网游,打架斗殴,被过一次。但她没放弃我,没有演小说里给我等苦情戏,但失望泪流是日常,我死不知,一直到高考,都是破罐子破摔。但她发狠,专科也要我必须读;或者直接回去从高一重读。那会儿我一门心思想着直接外出打工,从此闯荡江湖,然后衣锦还乡,成日做梦。对一个农村人来说,供孩子读书是最大的开销。一个家庭,如果不供大学生,可以最早时间买家电,建新子,享受小康的舒坦。可一旦有大学生要供,生活往往要艰辛数年,花费很高,代价不小。很多家长,如果是孩子自己选择不愿意继续读了,就不了。

  可我妈的观点是,养儿不读书,不如喂头猪,无论什么样的学校也必须去读,不读不行。

  身边有几个高中跟我一样糊涂的小伙伴,都没继续读书了,打工去了。几位妈妈,开始穿戴三金,开始买微波炉,买冰箱+冰柜,大家的日子都越过越好,反观我家,家徒四壁。现在想想,其实对我妈特别不公平,她每年赚的钱,不输家庭。我高中加大学,她在我身上花的钱,跟几位同龄母亲只供孩子读初中+中专,投入是不能比的。

  数十年如一日,不仅辛苦,而且乐观,她让我生活物质上没自卑过。她的努力,近邻都极为。后来我爸回来了,虽然有吵闹,但慢慢他们选择了朝前看,或多或少,我妈能原谅我把以前的德行,是为了让他能负担我一部分大学的花费,大三我妈就不让我办助学贷款了,她担心我还贷有压力。

  我刚毕业的时候,感触最大。每个月给我妈500块钱零花钱,她从那种成日愁眉的日子中出来了,她一年到头收入本就不少,加上我爸一年收入,只要我不需要他们花钱了,她一下子就宽裕起来了。我妈开始在家里哼,心情变好了,晚上也加入村委会广场的广场舞了。但只轻松了一年,她决定建子。

  一栋子,在农村,是一个家的根本。一个家庭的翻身仗,往往都是靠一栋新子吹响角的。毕竟有点过于艰苦了,她要建子我是支持的,愿意存钱帮忙。但她想建框架结构,而且要建三层,我就认为不划算了。150平,两层能有5个了,我家总共四口人,我又常年不在家,建第三层纯属浪费,我认为是面子工程,不划算,没必要。但我妈,她说她嫁到我们家三十多年了,她非要减一栋好子,告诉那些以前看不起她的人,让她们看看,她就要出这口气。这个理由能我,我毕业前三年挺辛苦的,也挺努力的,赚的钱并不多,但帮家里担负了一部分。

  近几年,日子越过越好,我也带朋友回恩施玩,无论开几个车回去,都有够朋友们住。农村杀猪,整的热闹,我带朋友们回家吃杀猪饭,我妈还专门给我们整了一个大音响,我们搭了一堆木柴搞篝火晚会。她的晚年生活,现在很幸福,未来也是,因为都在她自己手里把握着。

  我妈一辈子操劳,她努力了一辈子。在她的生活里,有两种选择,一种是努力,一种是不努力,努力辛苦,不努力轻松,她选择了努力,所以有了现在的我。如果她选择不努力,我不敢想我们家会变成什么样子,也不敢想我会变成什么样子,我的一切转变都是因为大学生活改变的。如果要对努力下一个定义:努力是为了一个目标,一个希望,它通向更美好的生活,为了这个目标而选择比轻松更困难很多的选择,它或许是人生hard模式,但hard模式的收益是最高的,努力也是,短期看它劳苦吃力不讨好,可一旦把时间的维度拉开,努力是回报最高的选择。

  我见过身边很多幸福的人,大都努力,或者努力过;我也见过很多不幸福的人,大都不努力,或者努力的程度不够。

  都说寒门难更,更替是不容易,想翻身难。但我妈努力了半辈子,她用她的努力,让她的家庭,她的生活,干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。她是受人尊敬的,认识她的人都尊敬她;作为儿子,我很尊敬她;长辈们,也都尊重她。高中的时候,有一次同学看见我妈妈的照片,她嘴快,说我妈看着真老,那几年她比同龄人显老得多。但正到如今,她到了慈祥的年纪,大学同学都夸我妈年轻,心态真好。她以前最爱推箱子,去年玩贪吃蛇,今年最喜欢的是汤姆猫。她看微信,她都知道雷军是仙桃人。她是真的越开越年轻了,跟我出去玩,都能让我给她点一杯单品咖啡了,她愿意拍照微信发给我姨。

  开通了个人——sparetime2017 / 姜大白,在哪里我把关于自学英语的内容系统的整理了,现已开门迎客,欢迎大家去看一看,有朋自远方来~

原文标题:为什么人人这一生为什么要努力? 网址:http://www.cialisbestellenrezeptfrei.com/kejixinwen/2020/0522/24829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杯弓蛇影新闻网 www.cialisbestellenrezeptfrei.com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